七色彩虹架起的回廊,其下包含的,是七色的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 under∨
Beyond The Rainbow外传——飒飒秋风之下飞舞的枫叶
2007-06-08 Fri 22:55
[你这个孩子,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飒,为什么妈妈看到我们就哭?
枫,别问了。
[够了……孩子们……你们还是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别恨爸爸妈妈……]
飒,为什么爸爸不要我们,把我们扔在郊外?
够了,枫,别问了。
不!为什么?!大家明明都有疼爱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只有我们……
枫,我们是不同的。
哪里不同?
别人的一幅躯体里只有一个灵魂,而我们,有两个……

[呀~你看那里的两个小乞丐,好脏哦~]
[啊~是啊,讨厌,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飒,你看你看,有人来了哎~~
枫,别出声,也许会对我们不利。
不啊~啊~他对我们伸出手了~
喂!你想做什么?
[因为我想收留你做我的孩子啊~]
什么?收留我们?
[我们?]
好棒哦~有人愿意要我们了耶~
哼,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们是作为异端被抛弃的孩子,即使这样,你也要收留我们?
[那又有什么关系?孩子不是越多越快乐吗?]
你……
好棒哦~飒~我们有家了耶~
恩……

父王。
[呵呵,今天是飒吗?]
是的,父王。
[飒啊……]
在。
[也许有一天,我再也无法掌控住这暗的力量,到时候,希望你们可以帮我解脱……]
是的,父王。
飒你好讨厌!这时候应该安慰父王的啦!
我不懂得怎么说……顺着他的意思讲话不是更好?
哼!不理你了啦!你个冰棍飒!
……我不是冰棍。

父王,你要做什么?!不可以!不可以用暗的力量去吞噬其他的世界!
枫,杀了父王。
不要!!!父王是唯一曾经给过我们爱的人,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父王曾经说过,当他掌控不住暗的力量而被反噬时,要我们帮助他解脱。现在正是这个时候。
不要!我相信父王,他一定会变回曾经那个慈祥的父王的!
闭嘴,让我出来,枫。
不要!!!冰棍飒,我讨厌你!!!
……
飒?
……
飒?
[不用呼喊了,飒的意识已经被你封印住了,我可爱的孩子哟……]
怎么会……不要,我不要啊!!!飒!!!飒!!!
[想要飒回来的话,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必须去一趟神部界,接管那里,打理好一切,等待我成为那里的王……]
怎样都好!!!只要飒可以回来!!!

这里……就是创界山?
恩?为什么……还会有个人在那里……
救世主?
如果我把救世主带给父王的话,作为代价,也许飒就可以恢复了……
飒……等着我……

[这就是救世主?]
是的,父王。
啊!飒!你回来了!太好了!!
枫……我觉得,这次你错了……
飒,你回来就好,比什么都好……
[不错,很好的身体……]
父王!!!
这样的父王,已经没办法等待救渎了……
飒……
必须打倒这样的父王……在驻成更大的错误以前。
飒……

神部界的皇子……这是……魔界之角?!
很讽刺吧,这样对立的两人,却曾经同在一个身体里。
和我们一样的情况……
恩。
飒?
什么?
你好象有点开心?
怎么说呢,是惺惺相惜的感觉吧。
你很想和我分开吗?
也不是……
飒……没关系的,飒……
枫?
即使我们的身体彼此分开了,飒也还是飒,枫也好是枫。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灵魂都是紧密相连的啊!枫不可以少了飒,飒也不能缺少枫,对吗?
恩……
哈哈~所以呢~我们就去问问他们身体分开的秘密吧~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做到哦~
枫……
哈哈~冰棍飒好象感动了呢~
……我不是冰棍啦。。。。。。


[作者某渡的话]

因为故事情节只进行到这里,所以我也只能写到这么多~~~
以后小枫小飒更多的故事,都会慢慢出现在外传中的~~~~~
继续期待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更新吧~~~~~~~~~~~~~~~~~~~~
(某渡一边躲闪着飞上来的番茄鸡蛋之类一边退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別窓 | 〓黄〓文書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under∨
Beyond The Rainbow Stage Ⅳ——Prince
2007-06-08 Fri 22:54
“想不到,作为身体彼此分开的代价,竟然是圣龙妃生命最后的力量……还有……那个不可思议的命运之镜……”听完翔龙子的阐述,枫喃喃自语。
“喂,那什么疯,果然人如其名疯疯癫癫的啊~”
“我是枫叶的枫!”还未感慨完的枫,被虎王一句话激的差点发飙。
“枫,别闹了。和这样的人闹腾只会白白浪费自己的精力而已。”
“可是啊~飒啊~他说我疯哎~”
“别撒娇了……我们这种状态,外人看起来很怪异的……”
枫看了看翔龙子和虎王,发现他们都已经当场石化。试想一下,看到一个人不停换着截然不同的语气说话,而且是一个语气向另一个语气撒娇,任谁都会石化当场吧……(某渡:请各位读者大人自行想象下场景~”)
“枫。”虎王突然喊到。
“恩??”
“我觉得你们那个魔王大人其实只要把你这幅行给创界山里的人看看,就能轻松征服创界山了……”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啊……这样分明是教唆他们怎样侵略我们的世界嘛!虽然……这样的话……可能真的很有效……”
“噗……”
“哎?小飒?你竟然笑了?”
“……我就不能笑么”
“可是冰棍飒是不会笑的啊~”
“我不是冰棍……”
“受不了……又开始了……喂!你们倒也回答我们的问题啊!白痴疯子!”虎王似乎对枫的秀豆相当的头疼。
“啊咧?什么问题?”
“回答我们,‘死寂’是什么意思?创界山里的人们到底怎么了?”翔龙子说道。
“哦哦?你觉得我们会认真回答你们的问题么?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想知道的事情了啊~”
“你们!!!”虎王握紧了拳头。
“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刚才告诉我们的是不是真的啊。”飒指出了问题所在。
“我以创界山皇子的身份担保,我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也请你们回答我们的问题。”
“啊啊~你有没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啊~现在这个样子,你创界山皇子的头衔又能保证的了什么啊~”
翔龙子没说什么,只是直视着枫/飒的眼睛。
“枫,相信他所说的。”
“哎?”
“我相信他所说的,所以我们也将实情告诉他好了。”
“可是,飒……”
“那么就由我来说!言不守信,这样的你和父王有什么不同!”
“好啦好啦~我也相信他们就是~”飒看了看翔龙子,“好啦,别盯着我啦……看你人长的这么温文尔雅,眼神怎么这么凌厉啊……”
翔龙子温和一笑:“因为你竟然不相信我们,让我们很失望啊~”
枫只觉得太阳穴狠狠地跳了一下。天啊……这么温柔的长相,可是刚才的笑容却那么冷,实在难以让人相信,那是同一个人……
虎王也难以相信地看着翔龙子,他不敢相信,这竟然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弟弟。
“我说我说……怕了你了……”回过神来的枫,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但是神态又多了分严肃,“听好了,我现在在这里布下了结界,外面听不到我们说了些什么,但是因为我能支撑的时间不长,所以只说一次。”
“死寂,是暗的力量之一。父王,正是使用并掌握暗的力量之人。原本的父王,并不是这样的。他甚至收养了作为异端被父母抛弃的我和飒,当作自己的孩子来抚养。可是,因为父王掌握的是暗的力量,这种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十分危险。终于在有一次,父王在使用暗的术的时候,被术反噬,失去了原本清明的心……现在的父王,内心里只有野心与欲望。侵略创界山所用的死寂的术,消耗极大,反噬甚至让父王的身体几乎损坏……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创界山里的人都还很好,只是被禁锢在了一个特定的时间里而已。”
“等等,刚刚你说,你们父王的身体几乎损坏?那他现在不就是很容易被打败了?”虎王似乎看到了希望。
枫摇了摇头:“没用的。就在刚才,父王说,他要侵占你们创界山救世主的身体……”
“救世主……难道……”
“你们对渡做了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父王竟然会想要救世主的身体……(某渡:好RP的话|||)本来我们所想的,只是将救世主的力量收为己用而已……”
“没错,这样的父王,已经不打倒不行了……”
“飒……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以前,为了父王的养育之恩,他再做什么,我们也是由着他的性子。可是,这次他真的做的实在是过于过分……也许,将他打倒,对父王而言,反而是一种解脱吧……”
“飒……”
“枫大人,飒大人,你们在哪里啊?”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枫挥手除去了结界,“什么事?”
“魔王大人召见你们,并请你们带上创界山的皇子。”
“父王知道我们带出了皇子……”枫低声说道。
“枫,走一步算一步吧。父王现在那么强,也许当我们刚把皇子带出来时候就知道了,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吧……”
“创界山皇子……”
“恩,我知道。”翔龙子站起了身。
“等下!”
“怎么了?哥哥?”
“我去!那个人叫你去不可能有什么好事的!”
“可是……”
虎王摘下翔龙子头上的龙冠给自己戴上,“这样,就看不到头上的角了吧?”
“哥哥!”
“相信我,翔龙子……我也想看看,渡到底怎么样了……”
“哥哥……”
“枫,飒,你们不会说吧?”
“只请你记住,父王必须由我们亲手打倒!”
“可是,如果他做出了任何对渡不利的事的话,我是不会做任何保证的。”
“你……”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枫出事了的话,我也会一样吧……”
“哈哈,看不出来你个冰棍也有这样热血的一面啊~”
“……请你不要学着枫喊我冰棍,魔界皇子大人。”
“呃……”虎王被飒噎了一下。
看到虎王这个样子,翔龙子也知道虎王是在要自己放心,“好啦,哥哥,听你的就是……”
“好~那我们就紧换了衣服过去吧~”
“恩……”
“不用换衣服了哦~因为本王已经来了啊……”
“什么??!!”众人顿时进入了警备状态。
“呵呵……等了很久都没来啊……过来一看,果然是在商量什么呢……”
说着,魔王走了进来。




========================================================================
无聊作者的话:

啊啊~~本少爷越来越不想写这篇B.T.R.了啊~~~就像名字的缩写一样,这篇文章的构思越来越BT了啊~~~(某渡掀桌:不写了不写了!虽然我很喜欢枫和飒,虽然我喜欢小翔小虎,虽然我喜欢渡渡,虽然情节一直没事就在构思……算了……这么多虽然还是写了好了……)
本来呢,这章里某渡我是想让小虎把小翔的头发割了的……又或者,让小翔把自己的头发割了……可是这样的话,翔饭们会拿我开刀的吧~(某:喂!你自己就是翔饭好不好!还想着割小翔的头发! 某渡:讨厌啦~人家觉得金色短发的小翔肯定也很帅气的啦~~[扭动状])
枫和飒也渐渐很没有紧张感了呢~应该是说虎王实在太有亲和力呢,还是说枫他们因为身体的苦恼曾经和小虎他们一样而惺惺相惜呢……总之,在这篇里的对话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是敌对的两方了啊~
说到飒,他越来越体现出自己身为哥哥的一面了啊~本来在ring san提醒之前,我是完全没有想到枫和飒的辈分(?)问题的,可是在看过ring san的评论后,我也逐渐发现飒很适合做个哥哥呢~于是就在不知不觉中把飒的举动按照一个冷静的哥哥的形象来写了~而枫~也变得更加喜爱撒娇~这样的一对兄弟在一起,以后也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小枫小飒的悲惨生活了……于是某渡我大笔一挥——谋反吧!小枫小飒!美好的未来有光明的明天在等待!!!而且这次小虎他们会帮助你们的!!!(渡:那我的命运呢?拜托……我到底被怎么了啊…… 某渡:就不告诉你~XD 渡:我第一次这么想砍人……)
这话的题目是王子啊~所以整章都只有王子们的对话~私底下悄悄地说,某渡我对温柔王子殿的防御力为零啊~重要的是气质!气质!枫刚出场时候还有那么点点凌厉的王子气质,可是逐渐就脱离了我的掌控,成了一个喜欢撒娇的淘气鬼……“没事,还有小飒~”本来某渡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可是果然,小飒也脱离了我的掌控,成了个万年冰棍……(飒:说了多少次,我不是冰棍!)难道某渡我只能欣赏王子殿却不能塑造王子殿么我不要哇啊啊啊暗暗啊啊啊啊啊!!!!(再次掀桌)
最后的最后,谢谢把笔记本借我蹂躏了一天的 hippo san~我没对你的本本做什么奇怪的事,真的……||||||
那就酱~大家敬请期待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更新吧~~~
(鞠躬,撒花,某渡退场)
別窓 | 〓黄〓文書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under∨
Beyond The Rainbow——Stage Ⅲ
2007-05-06 Sun 22:43
Stage Ⅲ——Everyone


(倒回一段时间)
“唷,本少爷回来咯~准备的怎样?”
“咦?哥哥,渡没和你在一起吗?”
“安啦,他在问者村被大家拉着玩呢~”
“是吗……一切已经就绪了哦,只要人一到齐,就可以马上开始了~”
“那就好~今天大家就痛快地玩一晚上吧!啊,对了,给,婶婶做的淹渍橘子~“
“哥哥,你又拿婶婶给的东西了……”
“有什么关系嘛~是婶婶送给我们的,你和本少爷又都喜欢吃,有什么不好~拿着啦~”
翔龙子接过虎王递过来的一片橘子,放入了口中。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突然,翔龙子只觉得突然之间感觉全部失去了。眼前是一片暗,耳边也突然没了声音。试图喊出声来,也确实感觉到自己发出了声音了,却仍然听不到任何声响,包括自己的。
虎王那边也是一样。他试图到处摸索,却始终只能扑空。
“翔龙子!!!”
“虎王!!!”
兄弟两无声的叫喊就这样被吞噬在了一片暗中。


“你,想拥有力量吗?”
“你,想寻回失去的东西吗”
“来吧,我赐予你力量。但是作为交换,你必须有一个与之等值的东西给我。那就是……”
渡突然被惊醒了,这才发现因为走了很多的路实在太累,竟一下倒在路边就睡着了。现在,过了多久了?渡四下看了看,天空仍旧是一片暗,夜空之中,也还停留着绽放的烟花。
渡感到一阵压抑。拜托,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下意识地,他抬起了自己的手腕,发现自己竟然戴了手表。另人惊奇的,手表竟仍在运作。
怎么回事?为什么手表仍旧可以运作的?渡努力地运转起了自己的脑子,终于零零碎碎地想起了那自称是死寂始作俑者的儿子的人对自己说的话:难怪你不受影响……现生界的……
原来如此!渡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己与身上的手表都来自于现生界,并不属于神部界。假使对方是利用死寂吞噬神部界的侵略方式的话,如此庞大的法术,定会消耗掉大量自己的力量,不论施术者有多么的强大。因此,想在有限的力量下将“术”的效果运用到最好,就必须将施展目标尽可能地缩小与限定。比如,将对象定为“神部界的一切”而不是“在神部界的一切”……
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受影响后,渡又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哪个梦。梦中的声音,总觉得,似乎想向自己传达什么……渡甩了甩脑袋,不再想这个问题,继续向那阴森的宫殿走去。

一团紫色的雾气,中间却是空出来的,就像个显示屏一样,渡正在行走的身影印在了上面。
一头发,面容俊俏的少年正站在雾气的前方,仰头看着。
“飒,这就是那个异界的救世主吗?”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的,父王。”名为飒的发少年回过头来,对着发出苍老声音的暗处恭敬地鞠了个躬。
“不错……很好的身体……召唤死寂后现在这副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了,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体……一个年轻、充满朝气,而且充满了力量的身体……”
飒的脸色一白:“可是父王,我……”
“将他召来做部下?不,那就太可惜了这样一个身体了……”
“父王!”
“闭嘴!!!你以为你是什么?不过是本王一时兴起,将被当作异端抛弃的当时还是婴儿的你捡回来抚养长大而已,算什么东西?!本王要的身体必须有符合本王灵魂的身份,你呢?本王根本不屑于要你的身体!”似乎一下说了太多的话,苍老的声音稍顿了一会儿,喘了几口气,“够了,下去吧。本王不想再听到多余的话。”
“是。”被说成那样,发少年却仍只是冷冷地应了一声,接着就走了出去。
走在无人的走廊里,脚步传来很大的回音。飒默默地走到一个房间前,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的中间有个貌似光墙的东西若隐若现,而在光墙的那半边躺在地上的,正是虎王与翔龙子。
“飒~为什么要单独把他们放再这儿啊?”出乎意料地,发少年竟变为了调侃的语气。
“他们,曾经共用一个身体。”名为飒的少年语气再次变得冰冷。
“哦?那不就和现在的我们一样吗~”
“恩。”
“呐,飒,你慕他们吧?想拥有自己的身体,和我分开吧?”
“别乱想,枫。我只是想弄清楚这身体的秘密而已。”
正在他们说话间,虎王幽忧转醒,揉着脑袋坐了起来。他四处看看,发现了仍睡在一边的翔龙子,立即将他抱在怀里,看着他的情况。
“放心~他没事的~只是貌似创界山的皇子比魔界皇子殿下更贪睡呢~”
“枫,这里交给我。”
“不要!飒,让我出来!你个大冰棍能问出什么嘛~”
“我不是冰棍……”飒念叨了一句。
发少年眉间的冰霜突然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上挑的嘴角。虎王惊奇地看着面前这人的变化。
“喂喂,不至于看呆吧~虽然我和小飒的这个身体确实很帅,不过呢,魔界皇子殿下,您也很帅的啊~”
“谁在想这个啊?!”虎王吵架般叫了起来。
“哥哥……怎么回事……碰到认识的人了吗……”刚恢复意识的翔龙子听到虎王这欠缺紧张感的声音,还以为遇到了什么熟人。
“不是认识的人啦!是敌人!”虎王继续吵嚷。
“创界山皇子殿下,正如魔界皇子所言,我们是这次利用死寂吞噬创界山的BOSS的儿子,你们的敌人。”枫鞠了个极为绅士的躬,说道。
“别再喊本少爷‘魔界皇子’!”虎王爆发了。
“没错,哥哥现在和我一样,是创界山的皇子。”稳定了一下虎王的情绪,翔龙子继续说道,“刚才你说的‘死寂’是什么意思?创界山的人们怎么了?还有,你那句‘我们’是什么意思?我只看到你一人站在我们面前呀?”
“啊呀呀~创界山皇子殿下的问题好多呢~你觉得我们会无条件回答你们的问题吗?现在的形势可是我们占优呢~”
“别磨磨蹭蹭的,有什么要求你们立即说出来!”虎王喊到。
“‘你们’……哥哥,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少年甩了甩色的长发:“我是活力四射的枫~在我身体里还有个大冰棍飒~或者说我们两的灵魂在同个身体里~懂了吧~”
“说了我不是冰棍……”冰冷的声音又出现了次。
翔龙子看了看突然安静下来的虎王,虎王也看这翔龙子。两人眼神交流后,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作为情报的代价,是本少爷和翔龙子身体分开的秘密吧?”
枫的嘴角略微上挑:“那么,你们的回答是?”
“交易成功。”翔龙子坚定地说。

虽然在远处已大概看到了宫殿的样子,但走近了看后,渡仍被这在暗包围中的宫殿深深震惊。
“好大……”仰头看着估计有十几个他的身高的门,渡不由发出了感叹。
“似乎很沉的样子……我怎么才能开门进去啊……”说着,渡象征性地推了推门。但是,出人意料地,门竟开了一条缝。
“哎?这么简单?”通过缝向内看去,里面是一片暗。渡先从身边捡了个石块扔进去,除了石块落地的声音外,便是一片寂静。鼓气勇气,渡走了进去。
破空的声音突然传来,渡下意识地将身子偏了偏,竟听到了金属碰击地面的声音。突然,大厅的灯亮了。渡这才发现刚才向自己袭击而来的竟是一柄长剑。
“混蛋!叫我来竟然就只知道偷袭吗?!”吓出一身冷汗的同时,渡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长剑。
与渡曾经用过的勇者之剑国王之剑不同,与其说它是一把战斗的武器,不如说它是一个奇怪的艺术品。剑柄刻着奇怪的图案,似龙非龙,似蛇非蛇。在与剑身交汇的地方向上突出一块,镶嵌着勾玉形状的色宝石,散发着妖魅的光泽。
“好奇怪的剑……而且,有种不好的感觉……”正当渡研究着剑的时候,地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震动。
拿着剑,渡看向四周。一个庞大的身影逐渐出现在灯光之下,赫然是一个盔甲。几乎处于条件反射,渡在看到盔甲的同时就抓紧手中的剑冲了上去,一挥手,打飞了铁甲的头盔。
随着一道抛物线,头盔远远地掉在了一边,可是盔甲却没有停止的迹象。惊恐爬满了渡的内心:盔甲里竟然是空的!就在渡愣神的这一刹那,盔甲一拳将渡打倒在了地上。
强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渡挥出剑砍断了盔甲的一只脚。盔甲失去重心,顿时摔在地上散成了各个部分。
揉着腹部,渡用剑支撑着身体勉强站了起来,这才发现一个更加恐怖的事实——他已经被更多的盔甲完全地包围了。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如果在这时候可以唤出龙神丸的话……可恶!为什么我现在没有救世主的力量!!”
“你,想拥有力量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谁??!!”躲避开来自盔甲的攻击,渡大喊。
“你,想寻回失去的东西吗?”
这时,渡才发现这声音并不是“听”到的,而是直接在他的心中“响”起来的。
“来吧,我赐予你力量。但是作为交换,你必须有一个与之等值的东西给我。那就是……”
被盔甲打翻在地的渡,艰难地用剑格挡开了针对自己的攻击:“怎样都好,我要力量!”
剑上镶着的色勾玉闪了一下,像是表达“听明白了”的意思,接着就发出一阵紫色的光来。刚才还攻势凌厉的那些盔甲,此刻却接连似乎被抽去了灵魂,接连散落在地,成了一堆废铁。
“好厉害……”渡刚感慨完,却发现紫色的光现在又将自己包围了。
“唉?怎么……呜……”光猛地一缩,将渡整个包裹了起来。
“为什么……哇啊啊啊啊!!!!”感到一阵痛楚,渡大叫起来。

你,想拥有力量吗?
你,想寻回失去的东西吗?
来吧,我赐予你力量。但是作为交换,你必须有一个与之等值的东西给我。那就是……
你的身体。

=================表示正文和作者废话的分割线===================

话说这文……我真的抛了好久……
其实Stage Ⅲ在寒假时候就已经好了的,但是因为遭遇了电脑数据丢失的痛苦,一直赌气么重新打……
要知道我是一个直接在电脑上写文章不留原稿的人哇啊啊啊啊|||||
后来就在大学没事时候拿了个本本重新写,也早就写好了……
但是在学校没电脑,回家后又忙得要死,所以也就一直没打上来。。。。
不管怎么样,这文基本是个坑了||||
后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灵感……
设定虽然大概写了下,但是被咱弄得过于宏大了。。。所以抛弃……重新再设定……

那个,P个S一下
反派的小飒和小枫的名字取自某渡很久以前看的一部网络小说~因为某渡没有取名天赋,所以就直接用这个名字了……原作者要是看到别刷死我就行……
那个Stage Ⅲ里的龙套演员是钢炼里的ARU哦~(被众人华丽地刷飞至天空。。。)

別窓 | 〓黄〓文書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under∨
终章 虹之章
2007-03-09 Fri 22:38
终章 虹之章

将水晶放在阳光下,便能看到七种不同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合在一起,就是虹的色彩。

不会忘记的,那个曾经举着扫把棍大喊“神龙斗士”的自己,天真地以为哪天拾到串勾玉项链,劳动课上用油泥砌的机器人也定能挥动登龙剑,帮助自己打退敌人。

不会忘记的,那个曾经在电视前掐好时间等待《魔神英雄传》的自己。即使父母喊着快快吃饭写作业,也相信其实有另个如创界山般美丽的世界等着自己去拯救。

不会忘记的,那个曾经和好友同学一起讨论《魔神英雄传》的自己。为了渡虎王海火子谁更帅更强而争得面红耳赤,得意地耀着不容易说服父母给自己买的龙神丸模型,激动地讨论着剧情接下去将如何发展。

不会忘记的,那个曾经和Wataru一起走过来的自己。不管是战部渡,还是瓦塔诺,抑或是飞云或是孙达陆,Ikusabe Wataru这个人,已经深深地留在了我们心中。

即使现在,我也常揣着从零用钱里省出来的钱奔走在南京各处的动漫店、音像店,为买到第一盘CD而开心,为淘到超魔DVD而快乐,为杂志中出现关于《魔》的报道而鼓舞,为赠品是《魔》的月票夹而雀跃,为了,在论坛发现《魔》仍有这么多的fans而欣慰。

彩虹,可以进入创界山,可以带来幸福和希望。在彩虹的另一端,一定会有美好的事物出现,我如此坚信。

そして、虹の彼方で……

またぬ。

214.jpg
別窓 | 〓黄〓文書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under∨
七色之章————Ⅶ 剑之章
2007-03-09 Fri 22:37
 

Ⅶ 剑之章


“你,能斩开这朵花吗?”


“我……”


“河马~河马~大河马~醒醒啦~”


睁开双眼,立刻被美子亮绿色的头发晃到了。揉着眼睛,我坐起了身:“什么事?突然把在下弄醒……”


“唉?大河马怎么这样啦~我们在玩捉迷藏呐~美子藏好了等大河马来找,可是等了半天你都没来,我就自己找来了。但是----”美子有些生气地鼓着脸蛋,“大河马你竟然在倒数数字的时候睡着了!”


“哈,哈哈……”我抱以一阵苦笑。


“美子!本少爷溜出来陪你玩啦!”突然传来的,是虎王的声音。


“啊~~小虎~小虎小虎~”美子飞扑上去,给了虎王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着虎王微微泛红的笑脸,我自己也不由笑了起来。曾经稚嫩的幼芽,现在也已经在壮地成长了啊。


“虎王殿下~~~”这是追虎王而来的武宝。


“皇兄别突然跑出来啊~~~”翔龙子竟然也追出来了。


“呀,糟糕!美子,我们快跑!河马大叔也是!”


“在下不是河马啦!”


“哈哈哈哈~一起跑一起跑~~”


“喂,你们就算了,为什么在下也要……”看着他们开心的笑脸,嘴上虽这么说,我却也边笑边跑了起来。


“你,能斩开这朵花吗?”


“我原以为,剑是用来打击别人的。我甚至连盛开的鲜花都没看上一眼。剑,也需要爱啊!我真是个傻瓜,直到现在我才搞明白,剑的使命就是爱,是超越人生的修行。”


“我,不会去斩开它。剑,是为了保护谁而存在的。所以,我要守护这些尚在绽放的花们,见整他们的成长。”


 


〖七彩水晶——紫〗


紫色,沉温中又有点俏皮,正好可以用来形容大师。人生阅历丰富,绝招野牛十字斩,比较秀逗又有点好色,却又正好使渡的队伍达到了一个平衡。所以,当大师成为魔界中人时,不仅是渡,屏幕前的我们也都流下了泪水——因为,他不是别人,是我们的大师啊!

別窓 | 〓黄〓文書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under∨
| 〓虹色回廊〓 | NEXT

〓RSSリンクの表示〓

〓検索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